当前位置:首页>知识传播>专家观点>文章

许小年:不存在新周期,中国经济长期走势是L型,长L型

2018-8-31
44.1K
分享到

摘要:国有部门的投资出现了自2009“4万亿以来的最大的增幅。货币+财政的推动,使得经济形势在2016下半年好转,并延续到2017上半年,所以还是政策周期。

一、新旧周期之辨:“不存在新周期,只存在旧周期

新财富:中国资本市场似乎特别注重周期的研究,周期理论在经济学中是常态吗?为何中国资本市场如此看重周期研究?

许小年:大概是想从周期波动中赚钱吧?低点买,高点卖;或者不会做企业的基本面研究。成熟的投资者、成熟的市场不大关注周期,更关注企业的基本面。苹果公司跟经济周期有什么关系?谷歌和宏观形势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新财富:过去几年间,中国的GDP增长速度不断下降,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回升迹象。当前各大券商首席和媒体对经济周期的讨论特别热烈,有分析师认为当前7年经济增速下行的底部已经可以确认,您对此的研判是怎样的?

许小年:不存在新周期,仅仅是旧周期的新循环而已。新周期”的一个依据是PPI2016年下半年反弹,其实主要原因和过去一样:货币供应加速。虽然广义货币M2增速平稳,但货币的流动性显著提高,狭义货币M1M2中的比重大幅上升。货币流动性的改善有可能是因为运用了短期融资手段,也有可能是定期存款向活期存款的转化加快了,狭义货币从2016年初就开始提速。

财政政策方面,国有部门的投资出现了自2009“4万亿以来的最大的增幅。货币+财政的推动,使得经济形势在2016下半年好转,并延续到2017上半年,所以还是政策周期。

第二个原因是补库存。经过20142015年的相对紧缩,2016年很多行业的库存降到了近期最低水平,补库存产生了真实的需求。

至于“供给侧新周期”的说法,我认为不成立。虽然行政化的去产能减少了供给,助推PPI的反弹,但代价是效率的损失,一些效率高的民营企业产能被关掉了。

新周期有可能出现,但有两个前提条件,一是经济的结构性失衡得到矫正。中国经济的一个突出的结构性问题是负债率过高,去年中央提出经济工作的“三去”任务,其中之一就是去杠杆,这个任务看来没有完成。由于缺乏数据,很难做准确判断,从国际清算银行(BIS)的数据看,负债率没有下降的迹象,家庭部门和企业主要是国有企业仍在加杠杆,地方政府的杠杆率能保持稳定就很不错了。

新周期的第二个条件是要有新的增长点。近年来行业整合、市场集中度的提高确实带来了效率的改善,但不足以支撑一个新的增长周期,可持续的增长动力是创新,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创新。创新需要一系列的制度保障,例如私人产权保护和思想的市场等,在这些制度没有到位之前,创新驱动的新经济周期是不大可能的。

新财富:您对中国经济长期走势的研判是?

许小年:L型,长L型。

新财富:当前对房地产走势的判断,分歧也很大。看空一派的理由很充分,比如城镇化接近尾声,货币政策、利率环境都不同以往等。看多派如任志强,认为有生之年看不到房价下跌。您对此怎么看?

许小年:房地产我没有研究过,对房价走势我不做判断。房地产去跟任志强谈。

在中金,我始终跟研究员讲,去看公司,不要去看宏观。就算房地产整体行业过了黄金时代,但是房地产行业也始终有好公司,不能一概而论。我一直讲,这个世界上没有夕阳产业,没有朝阳产业,这个世界上只有夕阳企业和朝阳企业。

二、转型不是转行,传统企业照样能创新

新财富:您在中欧这么多年,天天和企业家打交道。您觉得这十多年来,中国企业家有哪些明显的变化?

许小年:一个令人欣喜的变化是民营企业家对创新和研发越来越重视,他们意识到仅靠低成本的制造无法支撑企业的发展,必须要创新,他们纠结的是如何创新。

新财富:面对创新,他们身上比较共性的问题有哪些?

许小年:共性的问题是对创新的理解有误区。比如很多企业家把创新转型理解成转行,这个理解不对。转型说的是商业模式、产品和技术转型,而不是转行,制造业不行了就去做金融,做互联网。流行的说法是不转型等死,转型是找死。如果把转型理解成转行,的确是找死。如果在自己最了解的行业里思考出路,改变商业模式,聚焦研发和创新,增加产品的技术含量,未来是有希望的。

另一个认识上的误区是认为“创新只有BAT能做,传统行业没法创新,这是误解。前不久我去贵州参加校友的活动。下了飞机,直奔当地企业老干妈。一瓶辣椒酱,去年销售额40多个亿,税收7.5亿。老干妈的创新是全球销售网络,他们的口号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老干妈。所谓创新就是做自己没做过的事,做别人没做过的事。

新财富:造成这些误解的原因是什么?

许小年:自己的惯性思维,以为过去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以继续下去,没想到市场发生了根本的变化。

新财富:这些年互联网创新有没有让您感觉到进步?

许小年:互联网创新指的是BATJ?BATJ占中国经济多大比重?制造业、服务业创新的重要性不亚于互联网行业。

新财富:但是大家对互联网创新带来的改变感受非常明显,例如共享经济、O2O、移动支付等带来极大便捷,这方面中国甚至领先发达国家。您对此是怎么看的呢?

许小年:人们对互联网创新感受强烈,因为这些公司大多数是2C的,直接和消费者打交道,大家都接触过和使用过。其次,这些公司大部分是上市公司,媒体报道多,股民熟悉。2B的创新公司呢?比如华为,除了它的手机,公众了解多少?就创新的综合能力而言,我感觉华为是中国企业中最强的。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有几家?我们在B端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。

中国2C互联网公司的市值领先发达国家,因为我们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市场,按货币购买力计算,起码排世界第二吧?但这并不意味技术领先或者商业模式的领先,实际上,BATJ的商业模式都可以在国际上找到原型。



    关闭

    联系电话




    Tel:

    010-57469950

    MB:

    18618486956

    E-mail:

   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客户留言


    客户单位:
    联 系 人:
    电  话:
    Email:
    留言内容:

    关注微信



    闲来安徽麻将 快乐十分陕西 盈易点配资 普通家庭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嘉盛投资 股票融资额度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视频 3d试机号后* 股票行情大盘 中石油股票行情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 上海快三走势图工程学 展鹏配资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亚马逊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股票配资推荐 丨找杨方配资开户 6场半全场全包盈利